免费注册

维也纳经典的高贵音色:高雄韶韵试听 Brodmann VC-7

作者:郭汉丞 阅读数:714 发布日期:2024-04-10

摘 要:很多发烧友对奥地利 Brodmann 的印象,都是钢琴与小提琴好听,可是,真正优秀的音箱,可得「听什么、像什么」,这次到高雄韶韵音响试听 VC-7 落地音箱,用 Electrocompaniet 经典后级 Nemo 驱动,验证了 VC-7 是一对性能优异的音箱,能够「听什么就像什么」,而其高贵的音色,充分展现隐藏在录音当中丰富情感,相当迷人。

showimage.jpg


很多发烧友对奥地利 Brodmann 的印象,都是钢琴与小提琴好听,可是,真正优秀的音箱,可得「听什么、像什么」,这次到高雄韶韵音响试听 VC-7 落地音箱,用 Electrocompaniet 经典后级 Nemo 驱动,验证了 VC-7 是一对性能优异的音箱,能够「听什么就像什么」,而其高贵的音色,充分展现隐藏在录音当中丰富情感,相当迷人。

从 Bosendorfer 到 Brodmann

关于 Brodmann 这个品牌,大部分人的印象都是钢琴,确实,Joseph Brodmann 在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开始以 Brodmann 之名打造钢琴,据称贝多芬与韦伯都是 Brodmann 钢琴的用家,而著名的 Bosendorfer 钢琴,则是 Joseph Brodmann 的徒弟,他们家的钢琴最出名的用家,就是李斯特,据称李斯特在演奏会上,指定 Bosendorfer 钢琴,理由是只有他们家的钢琴,可以让他弹完整场独奏会而不会走音。

做钢琴的,怎么懂得做音箱?这故事也很有趣,要从设计工程师 Hans Deutsch 开始讲起,这位先生我在约莫二十年前认识,相当健谈,讲起音响设计理念很精彩,让我在采访过程中学到不少宝贵的知识, Hans Deutsch 出道于 1970 年代后期,可说是音响产业的耆老,自己创办过几个音箱品牌,可是懂设计的工程师,不一定是优秀的经营者,后来被 Bosendorfer 延揽,设计以 Bosendorfer 为品牌的音箱。

不过后来 Bosendorfer 被 Yamaha 收购,新东家不打算继续经营家用音箱,于是 Hans Deutsch 转战 Brodmann,同样以奥地利品牌的钢琴为名,继续做音箱。转换战场的 Hans Deutsch,音箱的设计倒是一点也没变,Brodmann 几乎只有商标不同,其他与 Bosendorfer 的设计如出一辙。


showimage (1).jpg


独家 Horn Resonator 音箱技术

VC-7 落地音箱是 Vienna Classic 系列尺寸最大的落地音箱,称为「维也纳经典」,当然是 Brodmann 最中坚核心的产品系列,这个系列也是当年 Bosendorfer 最早推出的产品,历史悠久,至于入门款则有 Festival 系列,价格往上走还有 Joseph Brodmann 系列,等于是高、中、低三个等级,选择起来并不困难。

就音箱的设计原理,Brodmann 与众不同之处,就是早年 Hans Deutsch 发明的「Horn Resonator」。我知道,这个专有名词看起来很难懂,事实上我早年采访 Hans Deutsch 时,也曾经误解其原理,因为 Boserdorfer 的营销部门,为了让音箱与钢琴扯上关系,特别把 Vienna Classic 系列侧面的长条型饰板,讲成钢琴响板,让我以为那块板子也会跟着发声,直到 2019 年我见到现任总裁 Bernd Gruhn,这才发现以前我写的都是错的。


showimage (2).jpg


错在哪里?侧面的板子不会跟着共振,因此,也不会产生音染!

那么,侧面钢琴烤漆的长条饰板做什么用?这就是「Horn Resonator」的特殊设计。先谈音箱设计最基础的理论,那就是「霍姆赫兹谐振效应」(Holmholtz Resonator),音箱箱体的内容积越大,频率响应越低,所以要延伸到 20 Hz 的音箱,尺寸绝对要够大,可是如果要用较小的音箱容积,做到够低的频率延伸,可以使用低音反射式音箱,利用低音反射孔强化霍姆赫兹谐振效应,同时提升低频延伸与量感。

但是,利用霍姆赫兹谐振效应设计的音箱,低频如果做得太多呢?那就会变成所谓「Boom Box」,低频变得轰隆隆的,要改善问题,就必须塞入吸音棉,把过多的低频吸收掉,让低频受控,可是吸音棉本身又会造成低频延伸与量感的凹陷或凸起,频率响应曲线变得不平整,导致中低频听感不自然。

可以强化低频,但去除吸音棉的染色

所以,「Horn Resonator」的原理,就是希望拥有类似低音反射式音箱的效果,可以强化低频延伸与量感,但不希望使用吸音棉,扭曲了频率响应的自然平整,秘密就藏在侧面饰板与音箱箱体中央的细长缝隙,类似低音反射孔的开口,就藏在里面。

这是什么道理?假设您在一个隔音室摆放钢琴,在房间里面听到的是完整的钢琴声响,可是如果把门关起来,隔音室外面还是可以听到细微的钢琴声响,但几乎都是低频,中高频都被阻隔掉了,因为中高频的波长比较短,在房间里面反射几次,很快就衰减,所以传不到外面,可是低频的波长很长,不容易因为空间反射而消失,所以隔音室外面还是可以听到钢琴声,而且都是低频。

假如这时候把隔音室的门,打开一个隙缝,钢琴船到室外的声音会变大,但依然是中低频,这就是「Horn Resonator」的原理,利用音箱(隔音室)本体开出孔洞(门的细缝),让中低频自然浮现,同时把不必要的中高频衰减掉,充作声音的滤波器。

 


很少见的分频滚降斜率

所以,当我们看 VC-7 的规格时,可以注意到两个分频点 130 Hz 与 1.6 kHz,其滚降斜率很特别,分别是 -4.5 dB 与 -5.7 dB,与我们常见的一阶分音(-6 dB)或二阶分音(-12 dB)不同,就是因为除了分音器被动元件之外,同时要加上「Horn Resonator」本身的衰减,这就是 Brodmann 音箱与众不同的设计原理,既可以强化低频延伸与量感,同时不需要在内部加上吸音棉,扭曲中低频的延伸,维持最自然的声音听感。

问题来了,虽然我知道「Horn Resonator」的声学原理,可是却从来没有真的看过内部结构,只知道内部没有低音反射孔的圆柱形通道,但是「Horn Resonator」的形状、长度、材质,一概不知,只知道这项独特的音箱箱体设计理论,Hans Deutsch 花了二十多年改良,才趋于成熟。

侧板的 4 公分间隙可以加速低频扩散

另外一项值得讲的技术重点,就是 VC-7 侧边漂亮的长条饰板,这不光是为了好看,而是要利用中间 4 公分的缝隙,加速低频的宣泄,这个道理类似向下发射的超低音,靠地板反射,将低频向 360 度扩散,而 VC-7 的侧板,就是为了与「Horn Resonator」协同工作,利用 4 公分的缝隙,创造低频加速与自然扩散的效果。

至于 VC-7 所使用的单元,就是丝质软半球高音与纸盆中低音,没有什么稀奇之处,记得第一次采访 Hans Deutsch 时,我就问过单元的材料,他笑着说:「你希望单元用什么材料?钻石?纯钛?还是石墨?这些稀奇古怪的材料,通通不需要,丝质软半球高音与纸盆振膜中低音,已经是最经典的配方。」

好吧,我承认,钻石高音的振膜也是人造复合物,不像天然钻石那么值钱,但是营销总是需要话术,否则怎么跟人家解释音箱要卖得贵?可是 Hans Deutsch 讲的话,我也没办法反驳,到现在我也是喜欢丝质软半球高音搭配纸盆振膜,不然怎么会买 Wilson Audio 的音箱,当作 U-Audio 编辑部的参考器材呢!

 


Nemo 600 瓦大功率伺候

这次来高雄韶韵,主事者小马搬出了 Electrocompaniet 4.8 前级与 Nemo AW600 单声道后级,这 VC-7 效率有 91 dB,其实用个百来瓦的扩大机,应该就能应付,可是小马还是祭出了 600 瓦大功率,NEMO 可说是 Electrocompaniet 最经典的后级,而 4.8 前级目前也是 U-Audio 自家参考器材之一,音色算熟悉。为了不亏待 VC-7,数位讯源选择 dCS Rossini SACD 搭配,同时当作 DAC,接上 Lumin 数位串流转盘,这样就两者兼顾了。

因为搭配 Rossini SACD,所以我先向小马问了 Rossini 的遥控器,结果可以透过 App 控制,更方便。我需要做什么事?先找出我喜欢的数位滤波与 Mapping,这是 dCS 的特异功能,选项很多,如果要一一写出来,每一种数位滤波与 Mapping 都有不同的技术内容,但就使用上来说,只要用音乐来找出喜欢的组合即可,我听了几段音乐,同时切换不同数位滤波与 Mapping,最后选择 Filter 2 与 Map 2。



换条电源线,可以安心听音乐了

设定好 Rossini,可以安心试听了,从简单的开始,听「Ella & Louis」爵士经典,这张 CD 跟着我很多年,当年就是这张专辑,还有 Gilberto 的「The Girl From Ipanema」,推坑让我玩音响,再熟悉不过的爵士经典,听「Can't We Be Friend」,VC-7 展开宽松的音场,钢琴的前奏引导出 Ella 甜润的嗓音,低音贝斯的牛筋味,带着点浓郁的味道,音色颇为软质,但音乐张力似乎可以更好一点。

小马似乎也觉得下盘太软、太松了,忍不住说:「换一下电源线!」我同意,这时候的 VC-7 音色很柔软,可是下盘似乎有点糊,低音贝斯的颗粒少了点 Q 弹劲道,换上 Crystal Cable 的电源线,再听一次,不过,下盘收紧了,低频量感变化不大,可是低频颗粒与形体都收得更漂亮,可以安心听音乐了。


showimage (10).jpg


摇摆的轻松感很舒服

牛刀小试「Ella & Louis」,VC-7 听起爵士乐,慵懒的调性很是迷人,音场空间感的塑造颇为轻松,低音部的 Walking Bass,跟着鼓点带出摇摆的节奏,Ella Fitzgerald 的嗓音独特的魅力,尾韵拉出录音空间感的延伸。

等 Louis Armstrong 沙哑的嗓音唱出来,在接上小音箱的间奏,VC-7 呈现出老模拟录音自然的气氛,爵士鼓、低音贝斯与钢琴相对位置比较后退,小音箱与人生则略为向前,形成自然的舞台感。

钢琴肯定是最对味的类型

用 VC-7 来听钢琴,肯定是最对味的音乐类型,毕竟是 Brodmann,本来就是钢琴专家。选皮耶丝的「Bach: Partita No.1」,不过听的是英国组曲 No.3,爽朗的钢琴,层层叠叠的和声,巴哈的对位总是写得精彩,VC-7 均衡的钢琴声响,形体有厚度,有重量,而且带出丰富的堂音,拉出适当的录音空间感,感觉象是较小的演奏厅,因为是录音,所以现场几乎没有听众,皮耶丝的钢琴拉开上扬的空气感,和声尾韵藏着空间的回音。

听巴哈,左手与右手的独立进行,考验音箱能不能清晰明快的在层层叠叠的对位与和声中,拉开两者的声线,有时左手低音部是主角,有时是右手在带旋律线,有时是互相堆栈,升高音乐的厚度与织体,VC-7 把皮耶丝在琴键上的想法,和盘托出,我闭上眼睛,BWV 808 的 Prelude 听完,然后再听一次,太精彩了,在 VC-7 音箱中央,烘托出平台钢琴的横向规模感,让左手与右手的声部,有时独立,有时交织,呈现对位与和声交互变化的音乐聆听乐趣。


showimage (11).jpg


诹访内晶子的布鲁赫举重若轻

听到这里,我不禁要想,VC-7 是不是特别适合「自然发声乐器」的录音?拿出诹访内晶子的精选辑,听「布鲁赫小提琴协奏曲」第三乐章,弦乐群急促的声响铺底,逐渐升高情绪,引来独奏小提琴精神抖擞的主题,随后乐团齐奏与小提琴相互呼应,这是十多年前的录音,诹访内晶子当时是年轻一辈,炙手可热的小提琴演奏家,即便年轻,指尖的控制力却是相当成熟,即便在激情的乐段过后,也能掌握住变慢的速度,呈现快与慢之间的对比。

而且,阿胥肯纳吉指挥的捷克爱乐管弦乐团,并不是像伴奏一般呵护着小提琴独奏,而是两者相互抗衡,在 VC-7 上面,可以清楚感受到小提琴独奏与乐团之间的抗衡,直到中段浪漫的合奏,才呈现小提琴与乐团交织缠绵的呼应,VC-7 呈现的小提琴,并不都是柔美可人的,而是情感变化丰富的样貌,到了尾奏的时候,小提琴拉奏着旋律,乐团逐步加速,小提琴跟上脚步,一路冲向终点,VC-7 细腻地呈现其中乐团与小提琴的力度变化。


showimage (12).jpg


我想说,VC-7 听小提琴协奏曲,那种独奏与乐团舞台感的呈现,听感非常自然,毫不费力地乐团层次感,中低频段很自然地舒展,小提琴在乐句转折之间的变化,细腻地照顾到细节,双弦拉奏的力度与单弦拉奏的对比,藏在快速的旋律当中,很困难的右手运弓,诹访内晶子象是轻舟已过万重山似地,举重若轻地一跨就过去,VC-7 则让乐句听起来流畅滑顺,煞是迷人。

芭托莉唱咏叹调的情感丰富

换上芭托莉唱「费加洛婚礼」咏叹调「爱情是什么」(Voi che sapete),VC-7 让人听得入神之处,是芭托莉歌声中丰富的情感表达,乐团铺陈的旋律,底层有小提琴拨奏,带出咏叹调的轻快感,芭托莉的歌声凝聚在音场中央,娓娓唱着「你们女人知道什么才是爱情......」。

VC-7 唱得毫不费力,芭托莉从真声转气音之际,是为了与歌词契合,到了咏叹调的最后一段,渴求爱情的情绪,背后仍是小提琴的拨奏,带出主角心中的意乱情迷,VC-7 的音色之美,藏在不着痕迹的歌唱情感铺陈。


showimage (13).jpg


拉赫曼尼诺夫真是浪漫

当天我还带着阿胥肯纳吉独奏,普列文指挥伦敦交响乐团的「拉赫曼尼诺夫第二号钢琴协奏曲」,第一乐章的钢琴声响,由弱而强,钟声的音型,彷彿越走越接近教堂,钢琴音量走到强奏,有如波涛般的分解和弦,引出乐团齐奏的呼应,在波涛汹涌的弦乐群交织当中,展现拉赫曼尼诺夫俄罗斯式的浪漫,VC-7 唱起弦乐的齐奏,更显浪漫,钢琴独奏就在弦乐群逐渐和缓之时,炫技地展开,进入更显浪漫的第二主题,尤其是钢琴独奏之时,VC-7 真是浪漫到无以复加。

闭上双眼,让耳朵接收的音符,带我回到录音现场,感受着浪漫的乐音,我经常觉得,假如音响系统能将聆听者「彷彿带回录音现场」,这样的器材就值得了!VC-7 就是拥有这种彷彿回到录音现场的声音魅力。


showimage (14).jpg


听爱黛儿也很给力

以上我所听的,全部都是自然发声乐器的录音,VC-7 的表现可圈可点,但是遇上现代多轨录音,还加入电子乐器,VC-7 会不会软脚?所以,我最后还是选了爱黛儿,听「Adele 25」的「Send My Love(To Your New Lover)」,爱黛尔讲了「Just the Guitar」,然后木吉他的分解和弦进来,闷音弹奏让音色很不像吉他,更象是敲打节奏,而且节奏还加上电子鼓,额外的饱胀感很突出,强化流行摇滚的节奏感,这些录音室营造的音色气氛,VC-7 都没有遗漏,刻意强化的电子鼓节奏,感觉加了不少压缩,让低频更有弹跳力,副歌加了不少电子鼓,位置拉得比较后退,这些录音混音的巧思,用 VC-7 来听,依然饶富乐趣。

还好我听了爱黛儿,不然我真的以为 VC-7 比较适合自然发声乐器,没想到低频可以这么猛,很多人看到 VC-7 瘦瘦高高的音箱箱体,可能会觉得低频表现不会太厉害,放心,Nemo 以 600 瓦功率驱动,把 VC-7 推出活跳跳的低频,根本是举重若轻。


showimage (15).jpg


请来韶韵感受音色的高贵感

在写 VC-7 的时候,我回头查了一下 U-Audio 的数据库,原来我在 2019 年写了 
VC-1 的评论,而且那时候刚把 Wilson Audio Alexia 2 搬到公司,家里正缺音箱,差一点入手 VC-1,这次来韶韵听 VC-7,又迷上了,不过以我家的空间大小,可能还是 VC-1 比较适合,而 VC-7 因为尺寸更大的优势,音场规模感更好,如果您拥有大空间,VC-7 更容易挥洒自如,而其标榜「维也纳经典」的音色高贵感,正是其难以言喻的迷人特色,请来高雄韶韵试听,VC-7 随时候教。

器材规格

Brodmann VC-7
型式:落地音箱
频率响应:25 - 27,000 Hz ±3 dB
分频点:130 Hz (-4.5 dB/oct);1.6 kHz (-5.7 dB/oct)
灵敏度:1.1 Watt for 91 dB/m
阻抗:4 Ohm
建议扩大机功率:180 Watt
最高承受功率:360 Watt
尺寸:1330 x 195 x 403 mm (H x W x D)
重量:36.5 kg
参考售价:请洽代理商
台湾总代理:鸿运音响 / 郁琪贸易(ECH International)
地址:台南市崇学路259-5号2楼
电话 : 06-289-4551
原厂网站 : 
http://www.brodmann.at/
鸿运音响脸书粉丝页:鸿运音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