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音响史上最“伟大”的爆款之一——英国Vivid Audio M1 Moya音箱

作者:新音响New Audiophile 阅读数:388 发布日期:2024-07-01

摘 要:在所有音响产品中,有二大类产品比较容易在外观上有创意突破,一是黑胶唱盘,二是音箱。

IMG_7465.png


在所有音响产品中,有二大类产品比较容易在外观上有创意突破,一是黑胶唱盘,二是音箱。但几乎无一例外,只要进行功能、材料、结构、造型上的创新,价格都不会太便宜,黑胶唱盘如此,音箱也是一样。

在音箱领域,我随便举几个例子。包括美国JBL Paragon、英国KEF Muon舞昂与Blade刀锋、意大利Sonus faber Extrema火车头、世霸创办人Franco Serblin的书架箱LIGNEA、丹麦B&O的90周年巨献BeoLab 90与Beoplay A9、瑞典SW Speakers的Magic Flute、法国Jadis Eurythmie II号角音箱、美国Magico旗舰号角音箱Ultimate、美国Wilson Audio的新Modular Monitor (WAMM)、德国Avantgarde喇叭花的Trio、德国Acapella的Triolon Excalibur……上述产品便宜的几万元,贵的几百万人民币,但不论哪一件都能让人屏住呼吸,惊呼它们是能唱歌的艺术品。


IMG_7466.jpeg

Vivid Audio的设计师Laurence Dickie将名留音响史

当然我们绝不能忘记B&W的Nautilus鹦鹉螺,因为它是仍在产的发声艺术品,也是音响史上一页活传奇,1993年问世,算算已经超过30年了,外观上却一点也没改变,反而有历久弥新之感。当年为了研发鹦鹉螺,B&W延揽了年轻音响工程师Laurence Dickie,与研发团队花了五年时间设计定案,结果多年来鹦鹉螺音箱成为发烧友的梦幻逸品。然而,鹦鹉螺音箱的技术并没有继续迭代更新,需要四套立体声后级推动也造成很多困扰,解铃还须系铃人,直到设计师Laurence Dickie重新推出Vivid Audio产品,才又往前跨进一大步。

当年B&W赋予Dickie的任务是设计出一款超越时代的音箱产品,而他真做到了,即使后来Vivid音箱造型特立独行,骨子里仍流着鹦鹉螺的基因。对Dickie有如伯乐识千里马的功臣,是B&W前总裁Robert Trunz,他后来移民到南非搞唱片公司,在那里遇到了Philip Guttentag。Philip是原来B&W代理商,正想制造音箱来卖,Robert向Philip建议不如找Laurence Dickie来设计,二人惺惺相惜一拍即合。



IMG_7467.png从最大的M1 Moya,往下的Giga系列、Kaya系列,到最小的S12书架箱,Vivid带来一个色彩缤纷的音箱世界


2002年Vivid Audio正式创立,第一个产品Oval B1与Oval K1两对中小型的书架与落地音箱则推迟至2004年上市。前面4年,Dickie设计了Oval系列的B1、K1与C1音箱,箱体是椭圆形的,好像橄榄。这种外型与一般方形音箱箱体迥异,并非Dickie爱作怪,而是他早就了解箱体造型对声音的影响。他认为最理想的音箱箱体应该是圆形,半个多世纪前RCA工程师Harry Olsen就有研究报告,不过圆形箱体很难制造,所以以橄榄形替代。


IMG_7468.png

M1 Moya音箱每个单元都使用声波导管技术但巧妙的隐藏起来,音箱内部同样有隔板构成的螺旋通道,由于简化了分频器,只需一套功放就能很好推动


2008年CES展中发表了Giya G1音箱,之后几年又陆续发表了不同大小的G2、G3、G4,并不断改良更新。原本鹦鹉螺的超高、高、中音单元后面都有一根由大渐小的声波导管,正确的说应该是指数型锥管,这三根管子是外露的。而Giya同样的在三个单元后面接了三根管子,但把它们包在低音箱体里面,从背面可以看到三个大螺丝,可知三根导管固定在里面。而低音箱体的做法呢?鹦鹉螺是在低音单元后面接一条如鹦鹉螺般的长管,利用这条卷起来的长管慢慢吸收低音单元的背波。Giya改用一个酪梨型的庞大箱体,遵从由大渐小的原则,下面宽大再往上逐渐缩小,到最顶端就形成一个卷曲的圆形。这样的造型设计非常高明,一方面避免了侵犯鹦鹉螺的专利造型,另一方面利用左右侧面各一个低音单元背靠背发声,抵销低音单元本身的震动,二边的新月形低音反射孔则增加了低音的量感与向下沉潜的能力。不得不佩服Laurence Dickie的设计能力高超啊!

最早的Oval系列现在被Kaya系列取代。Kaya最大的特点是延续Giya的技术精髓,但价格更为亲近,让许多人可以更轻松的享受到Vivid Audio的声音之美。Kaya在南非祖鲁族语为“家庭”之意,希望音响与音乐能轻松融入生活之中。从旗舰Giya系列到最小的Kaya S12书架箱,外观造型固然独特,但设计全部是为了声音考量,而不只是哗众取宠。Dickie的设计哲学有一个中心思想,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消除共鸣与共振,保持最高的听觉清晰度。比如导管式高音能更有效的地吸收高音振膜后方产生的不良辐射波,利用声波导管来“纯化”声音。声波导管怎么“纯化”声音?音箱单元发声的原理是利用振膜活塞运动推动空气产生声波,但活塞运动一前一后,向前有声波,向后也有声波,向后的声波反射回来有时间差,就会影响向前发声的声造成声音不够清晰。




IMG_7469.png

最引人注目的低音阵列设计,所有声波导管到最后形成四个圆形开口


Dickie设计的声波导管前宽后窄,经过仔细计算,里面填满羊毛等吸音材料,把单元向后的声波藉着物理方式消耗掉,这样背波就不会影响向前的声波,音质因此更干净通透纯化。问题来了,高频波长短,声波导管不需要太长;但频率越低波长越长,消耗背波的导管就要更长,甚至需要直径300毫米、长度3米的导管,很不切实际。所以Dickie师法自然,把低音的声波导管卷曲起来,就变成鹦鹉螺与Vivid的特殊箱体。

Vivid目前的第二代(S2)产品在高音与中音单元前加上固定式保护罩,并在单元与箱体结构上有所改良。声波导管(TTL)是Vivid Audio音箱关键重点,编号D26的26mm铝振膜高音,编号D50的50mm铝振膜中音正后方都有一个指数锥形声波导管设计,除了完全将背波消除,同时降低箱体共振,整体声音干净并有丰富细节。编号C125的125mm铝/碳纤维复合中低音,虽然也有声波导管,但波长较常无法完全吸收,所以背波会透过箱体结构向上方经由顶部弧度转圈后引导至箱体下方后侧的两个反射孔排出,以产生更丰富更深沉的低频。位于箱体下方的两个低音单元分别位于左右,由于低音单元能量较大,反作用力增加,Vivid让两只低音单元背靠背以push-push方式做出同相运动,以抵销彼此的反作用力,包含背波与机械振动,维持音箱主体的稳定。从最大Giya系列的G1S,到Kaya系列最小的书架箱S12,所有Vivid产品都能营造非常大的场面,填充空间的能力相当不同,特别的干净、清晰、有细节,箱体的振动几乎听不出来。


IMG_7470.png

钻石版D26高音单元,振膜曲线并非完整半圆,透过有限元素分析研究使振膜表面曲度与一条绳子自然垂挂于两点之间的曲度相同,借以提高分裂失真的频率上限,振膜周围加上一圈碳纤维后,分裂上限又提高8度音程


由于结构上的与众不同,Vivid Audio使用的单元全部是自行设计研发,从振膜曲线角度、磁铁、框架都有独特理念,全部都有自己的独特技术。总裁Philip Guttentag说,他们的高音单元振膜曲线以自然为师,参考电线杆间电线自然垂下的角度。D26高音单元使用26mm球型阳极处理铝金属振膜,透过有限元分析(FEA)研究决定曲线,由于不是传统的半圆型,无法用丝膜等材料制作。铝金属振膜质量轻,刚性高,但因为金属谐振点较低容易造成所谓听感上的金属味。一般的做法是加上阻尼材料以消除金属谐振,设计者Dickie认为最好办法就是减少盆分裂发生。


IMG_7472.png

D50中音单元同样使用气相沉积方式制作的钻石振膜


首先,他在高音振膜边缘加装一个碳纤维环,强化高音振膜的刚性,实测可降低12kHz~22kHz间响应突起。再来,特殊的曲线能让盆分裂发生频率提高一个八度音程达到44kHz以上,远离人耳听觉范围之外,厂家把这项技术称为CDP,这让全部使用金属振膜单元的Vivid Audio音箱丝毫没有“金属味”听感,原厂将此技术同样使用在50mm的D50球型中音单元上,它能完美还原880Hz-4kHz之间重要中频部分,电脑设计的抛物曲线一次分割振动频率位于遥远的20kHz,所以几乎不可能听到其失真。

Vivid的单元磁路系统采用创新Super Flux Magnet(SFM)结构。因为锥形声波导管设计的磁路系统必须具有较大中心孔径,SFM透过环状钕磁铁让D26的峰值磁通量达到2.5T(普通高音单元的两倍),效率达到96dB。为了使磁通量最大化,单元音圈和磁极之间的间隙必须尽可能地狭窄(0.33mm)。液磁冷却被公认为是一种稳定音圈温度的有效方法,由于D26磁通量太高,甚至能将磁粉从磁悬液中剥离出来,所以Vivid还与美国Ferrotec联合开发了一种能经受住D26内极端环境考验的磁液,为求完美不计成本。


IMG_7473.png

改良的4英寸C100SCu中高音单元,使用新的高能钕铁硼磁铁,并加上高纯度铜屏蔽


此外,当音圈套筒像气缸活塞一样在磁隙上下移动时,空气会被压缩产生阻力并阻碍运动,尤其是低音单元。采用短音圈长磁隙设计的C125中低音与C225低音单元,一开始就是为了减少对背波反射进行阻挡而设计的。传统单元的盆架都是做成一个锥盆的形状,然后在中央打孔将声音释放出来,但这会产生共振。Vivid Audio的做法是在音圈框架开孔。多孔结构可以将共振移出频率范围,还巧妙消除了空气噪音。铸铝盆架的12根片状支柱宽度仅为3mm,总面积仅为振膜面积的10%,在声学上几乎可无视。盆架支柱宽度虽小但深度却很大,抛物线式外形使它们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散热功效,散热效能几乎增加了三倍,减少了功率压缩。


IMG_7474.png

M1 Moya音箱把中低音单元升级为C175,一次用上2只,而且只负责100Hz-350Hz的中低频率

至于Vivid Audio全无平行面,弧形曲线箱体的设计其来有自,前面提到1950年代RCA的工程师Harry F. Olson博士,他的研究致力减少传统方型音箱前障板的绕射问题,以得到更线性的响应频率。在箱体材料上,因为特殊曲线和几乎不共振的表现,让人以为Vivid可能采用树脂等化合物,而厂方公布的资料显示,Vivid Audio是以轻木(balsa)与玻璃纤维结合的三明治结构箱体,底部为碳纤维材料,所以旗舰G1S重量才70公斤左右。Vivid Audio认为音箱箱体需要的是有如飞机般的材料,又轻又坚固,结构物理设计才是重点,所以他们以三明治结构设计出极高刚性、极高韧性的箱体。箱体中再以栅栏状的支撑架进行补强,不同系列的内部支撑有别,播放音乐时用手触摸箱体,几乎感觉不到任何震动。


IMG_7476.png8只C225-100H低音单元分列M1 Moya音箱左右,每一只都能够承受800W的音乐功率

说了这么多Vivid音箱的优点,而且Laurence Dickie还是扬声器设计史上最闪亮的明星之一,但一个产品能否爆红,天时、地利、人和等条件缺一不可。20年前发烧友的审美观还是比较保守的,当时意大利势霸Sonus Faber以原木打造,以提琴为设计理念的音箱大行其道,他们更适合亚洲消费者的口味。我在上海访问过Vivid Audio的总裁Philip Guttentag,也欣赏过当年的旗舰产品K1音箱,无论从设计理念,制造工艺到声音效果无一不善,甚至价格都不算太贵,但这个品牌就是难以得到发烧友青睐。20年来我们经历过CD光盘的没落,数播与串流音乐的出现与发展,Hi-Res的DXD与DSD音乐资源普及,低价时尚蓝牙音响大行其道,耳机与便携式音响的野蛮生长等等变化,对音响效果的追求,对艺术审美的标准同时跟着改变。

IMG_7477.png

二侧低音单元背靠背结合在一起,完全消除反作用力解决振动问题

2021年汕头泽森音响接手Vivid Audio的中国区总代理,他们如鸭子划水般不断前行,如今市场份额已经占到Vivid Audio年销售额的1/3以上,成为Vivid全球最大的代理商。泽森音响表示,Vivid的很多客户并非传统发烧友,而是高收入的新兴白领。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中,这些年交付了不少高端豪宅,而北欧风是非常受欢迎的一种装修风格,一般会以纯白、深灰为装修基调。北欧装修风格简单来说就是比较冷感,这时候加入色彩鲜艳的音响器材作为衬托装饰,往往可以起到画龙点睛的效果。Vivid Audio提供的Blu Corsa宝蓝、穆杰罗红红、托斯卡纳绿、法拉利黄、法拉利高光紫、时光竞速橙 等汽车烤漆音箱,妥妥的成了视觉焦点。


IMG_7478.png

Vivid Audio的箱体都用玻纤维等复合材料制作,曲线独特没有平行面,加上复杂的内部支撑来强化箱体,让震动无从发生

在全球大疫情过后,Laurence Dickie将多年累积的经验,以及新材料、新技术总结,三月在中国首发他的终极爆款设计M1 Moya音箱。一方面作为Vivid Audio的20岁生日贺礼,二方面宣告这是50年来音响进化史上最大的突破与创举,第三则是向Vivid全球最大的代理商泽森音响致敬。Moya这个字起源于希腊和西班牙,意思是“伟大”或“卓越”,Dickie很有雄心壮志,让这对体型大硕大,五分频设计,每只音箱共搭载13只单元的巨无霸音箱名留青史。从正面看,M1 Moya音箱为四分频结构,音箱左右二侧分别有4只朝外发声的低音单元,虽然造型与其他Vivid迥然回异,但依然维持没有平行面的全弧形结构。尤其是侧面的低音声波导管,很多角度看起来都象是飞机的喷射引擎,圆锥状的进气口在单元后侧,然后逐渐往后收窄,最后到音箱背面形成四个圆形的排气口。如果不是透过现代的新材料,传统木材、金属都很难完成这种新奇曲线加工。

Dickie简单解释为什么要把音箱设计成如此形状。我们听到的声音多半来自喇叭单元的振膜,当振膜活塞往复动作时推动空气,声能以压力波的形式穿透空气,而高或中音单元产生的压力波是半球形的。传统的方形箱体结构中,球形波是有界的,它通过箱体表面到达边缘,然后突然落入无边无际的空气或聆听空间中。长期研究表明,从声学角度来看,这几乎与声波撞击墙壁或其他坚硬表面类似,会产生一种“负回声”效应。尽管有些声音会从喇叭单元直接传到耳朵,但途中受到箱体尖锐边角反弹(也就是常说的绕射),这种干扰会产生不规则的离轴响应,增加声音的染色。



IMG_7479.png

Vivid设计的光滑的曲面,可以有效消除这种绕射干扰,以及声音从单一点突然掉入聆听空间的效应。结果我们获得没有干扰,离轴响应平稳,以及透明、无染色的声音表现。M1 Moya音箱延续光滑曲线箱体设计,但更巨大、更复杂、更不相同。例如低音单元的主要挑战在于如何线性大幅运动,产生足够的空气流动。M1 Moya音箱为了增强低频,把音乐基础与声音底盘毫无保留重现,一方面增加了低音单元数量。二方面重新设计了低音箱室。传统的方形扬声器,开口只有一个方向,然后必须透过很多阻尼吸音材料减少单元的背波。Vivid的新设计完全不同,内部和外部的空气可以流通,背后的开口以圆弧状展开,消除了硬边缘引起的湍流噪音。低音单元后面仍是声波导管设计,这个指数锥形管的截止频率为开口调谐的4倍,不需要填满吸音材料(会减少活生感与细节),就可以很好的消除背波与降低箱体的共振,同时带来前所未有的视觉震撼。

Vivid的总裁Philip Guttentag曾说,他们不是那种不计成本追求天价产品的公司,反而耗费巨大努力,用特殊材料去达至每个元件的最佳性能,因此在Vivid音箱上找不到任何标准零件,每一个元件都是特别制造的,M1 Moya音箱尤其如此。过去Vivid不太认可所谓的钻石振膜高音,因为它们的D26铝膜高音采用独特CDP技术,不但拥有接近碳纤维的刚性,师法自然的悬挂曲线形状获得优异频率响应,而且重量比钻石高音更灵活。目前几种钻石高音单元,为了得到稳定坚固的金刚石振膜,其沉积层往往厚达100微米,导致移动质量变成铝的三倍,直接副作用就是效率降低约10dB!换句话说,播放同等声压的高音讯号,Vivid的铝膜高音只需钻石高音的1/10功率,带来更轻松愉悦的听感。


IMG_7480.png

随着科技进步,M1 Moya音箱迎来了Vivid的第一只D26钻石高音与D50钻石中音!总裁Philip说他们从未停止过实验新材料和涂层,希望将现有高音单元的性能提升到更高水平,最终他们发现用气相沉积方式,在原有铝膜上进行涂层,可以达到与结晶金刚石几乎相同的质量与效果,Vivid称为DLC技术。所谓气相沉积技术是利用气相中发生的物理、化学过程来改变表面成分,形成具有特殊性能(例如超硬耐磨层)的金属或化合物涂层的新技术。通常是在器件表面覆盖厚度约0.5-10μm的一层过渡族元素(钛、钒、铬、锆、钼、钽、铌及铪)与碳、氮、氧和硼的化合物。Vivid解释改用新方法制作的钻石高音不仅仅是为了增加刚性,更重要是为了增强阻尼并进一步抑制共振。

另一个巨大的突破是超高音与高音单元使用的钕铁硼磁铁。钕铁硼磁铁的磁能积以兆高斯奥斯特(MGOe)为单位,1MGOe(cgs单位)等于7958kJ/m3(SI单位)。过去Vivid使用的钕铁硼磁铁是标准的35 MGOe,实验室中磁能积的理论最大值可到64 MGOe,但短时间内无法实用化,目前量产品的最高值为52 MGOe,Vivid就采用了这种罕见的新材料。直接带来的好处,是喇叭单元的总输出增加了2dB,对Hi-End音响来说这至关重要,意味着M1 Moya音箱可以有更好的动态余裕,更灵敏的瞬态爆发,以及更好的保留生动音乐表情。原来的D26高音单元有96dB/W功率电平,钻石版D26高音单元显然是如虎添翼。使用DLC技术处理的钻石振膜看起来是黑色的,但Vivid认为它像给本来就精致的百合增添了一抹金色!

IMG_7481.png

在M1 Moya音箱前障板占据舞台中心的是C100SCu中高音单元,我们在Giya G4上看过它(称为C100s,直径100mm)。这只单元负责女高音或小提琴的大部分频谱,必须要有丰沛的能量营造饱满的中频效果,它在Kaya系列上甚至负责更低频率,证明4英寸小单元的会唱歌!M1 Moya音箱也把这只中音单元升级为C100SCu,使用新的高能钕铁硼磁铁,并加上高纯度铜屏蔽,以锁定磁通量并比免对高音产生影响,所以编号后缀了Cu(铜)。同时在音盆组件中增加三个碳纤维环,可有效上移盆分裂失真频率,稳定表现出C6女高音的演唱。男高音的High C指的是C5,而女高音的High C指的是C6,一些歌唱家表现C6高音时要嘛是假音,要嘛是冲一下就跑,莫札特的歌剧《魔笛》中夜之后的花腔甚至可达到E6高音,能稳定轻松不压抑的表现出来才是好音箱。

在Vivid旗舰G1S上使用的中低音称为C125-75s,具有125 mm直径的铝/碳纤维三明治振膜与75 mm大音圈。M1 Moya音箱把中低音单元升级为C175,这只单元在Giya G2上是作为低音单元使用,M1 Moya音箱一次用上2只C175,而且只负责100Hz-350Hz的中低频率。

IMG_7482.png

为什么如此重视音乐的最低一个八度音?我们平日所听到原音乐器的基音主要集中在中低频 (60Hz-250Hz) 及中频 (260Hz-2000Hz),除了长笛、短笛、竖琴、管风琴 及 钢琴等乐器,大部份乐器的基音均不会超越 4000 Hz,超过4000Hz均是由这些基音衍生的第一次或第二次的泛音。以发烧友最常听的音乐来说,标准88键的钢琴最低音25Hz,最高音16.5kHz;小提琴基音为200Hz-1250Hz,泛音直上 16kHz;男声基音频率是100Hz-950Hz,泛音直上8000Hz;女声的基音频率是250Hz-1050Hz,泛音直上8000Hz。由此可见基音非常重要,能把乐器与人声的基音完整重现,听起来就极其逼真写实。当然M1 Moya音箱的2只C175中低音单元也用上声波导管结构,两个指数锥形管延伸至背后,完全消除背波干扰与寄生共振,带来非常精确的瞬态反应与真实效果。

在M1 Moya音箱上最引人瞩目的无疑是低音阵列,8只C225-100H低音单元分列左右,每一只都能够承受800W的音乐功率。与所有Vivid喇叭单元一样,C225低音使用径向极化磁铁结构,由于Vivid喇叭单元后面有TTL声波导管结构,为了配合导管中央必须留有够大、足以导出背波的孔洞,磁铁必须做成像甜甜圈的形状,C225就用了12个45mm长的高能稀土磁铁,装在11公斤重的高纯度钢块中,扁平铜音圈耐温超过300°C,能够承受极高的功率长期工作。每对 C225-100H低音水平相对排列,透过坚固的钢拉杆将低音单元背靠背结合在一起,完全消除反作用力解决振动问题。Vivid在M1两侧的9英寸低音单元旁,设计了一个微笑状的开口,称为RCP,透过与低音单元一样的对称布局,消除箱体对气流进出带来气压改变的反作用力。

IMG_7483.png

有这种特殊结构,所以M1 Moya音箱不需要坦克级的箱体,整个造型均采用三明治材料配置,里面再加上大量复合材料支撑,别忘了矩阵Matrix结构就是设计师Dickie的妙招,所以巨大的M1 Moya音箱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刚性。单元都是自家设计开发,M1 Moya音箱因此可以用简单的,低阶的分频线路实现声音的完美连贯。8只9英寸低音负责100Hz以下的极低频,独一无二的设计让它的低音听起来又饱满又丰润,如果你喜欢厚重一点,有真正下潜的极低频,M1 Moya音箱绝对可以满足你的胃口。不过,Vivid的低音虽然丰腴饱满,却没有咄咄逼人的压迫感,朝两侧发声能推动足够的空气量,表现管风琴的最低音卷动裤管,表现军大鼓的动态声震屋瓦,但其手法却是柔和的,并非直接强击的。饱满丰富的低音,更可向上以八度泛音方式影响中、高频的表现,让整体声音清晰通透又很温暖舒适。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对立体声音响来说,英国Vivid Audio M1 Moya音箱的出现,让我们见证一个新的“伟大”时代降临。五分频13单元的超级制作,每个单元都用上TTL声波导管结构,箱体曲线出众没有平行面,完全自制的单元,尤其是Vivid第一次使用的钻石高与中音,让这对音箱极度通透没有音染却又优雅美丽悦耳。这不但是设计师Laurence Dickie的梦想,同样是所有发烧友的终极梦想。 


推荐商家

更多